锦州红盾信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->企业信息->正文

热门标签
日期归档

第四代洪拳传人开班收徒

信息来源:www.jzaic.com    发布时间:2020-05-11    阅读:751   

  

  刘灿宏的徒弟在练武。

  吃过晚饭,刘灿宏来到日前刚刚落成的龙头环村武术馆。推开大门,向师祖烧香、煮水泡茶,带着村中的十几个弟子,教起拳来有板有眼。今年二十四岁的刘灿宏是该村岭南洪拳一脉第四代传人,幼时师从同村的杨照农开始习武。

  1月11日,龙头环村武术馆正式落成。有了固定的练武场所,他和师兄周祖乐终于“媳妇熬成婆”,可以开班收徒了。

  筹建村武馆传承武术

  1月11日,龙头环村大球场人声鼎沸,鞭炮声震耳欲聋,锣鼓喧天,醒狮起舞,该村迎来了喜庆的一刻——武馆落成。村民有了自己交流拳术的场所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龙头环的村武馆实地采访,两层高的农村自建房没有采用传统建筑风格,与普通民居无异。挂着红灯笼,红挂彩,远远望见“龙头环武术馆”几个大字格外醒目。馆内摆设着咏春桩、褂刀、沙袋各种练武工具,正中央悬挂着该村岭南洪拳一脉历代师父。

  武馆负责人之一,龙头环村民间武术协会会长刘大庆是该村岭南洪拳第三代传人。说起武术的传承,年逾六旬的他总是充满使命感。据介绍,龙头环村一带习武成风,其中要数岭南洪拳传播最广。自师祖周官添将岭南洪拳系统地传入龙头环村始,不论是解放前的兵荒马乱,还是后来的政治运动禁止集中练武,其流传从未间断。每隔数年,村里的“教头”总会组织一班年轻人,义务传授武术。

  “艰苦的时候在师父家练过,在昏暗的田间地头也练过,有时候在祠堂,几十年下来我们练武都没有固定的场所。”近年来,定居澳门的刘大庆时刻关心着龙头环村武术的发展。无论是2005年创立龙头环村民间武术协会,还是去年协助村委筹建村武馆,他总是不遗余力。

  第四代传人开班,要求学徒“不怕苦”

  洪拳传入龙头环村的近百年间,经历几代人的传承,经久不衰。而洪拳讲究“硬桥硬马”,未学拳先扎马,这让许多学徒中途坚持不下来。

  刘大庆回忆,自己学武的时候就格外刻苦。师父刘福祥(第二代传承人)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义务教拳,别说自资购置石锁、石担、木人桩、铁臂环等练功的器械已经很不容易,更难得的是每天晚上一大班人在刘福祥家屋后的空地练功夫,灯油都不知道赔了多少。“师父却从不计较这些,只是认真地给徒弟们做示范和纠正我们的错误,偶尔发脾气骂偷懒的人。”师父的无私教拳,刘大庆、杨照农等师兄弟也不好意思放弃。

  “灿宏是我们的第四代传人,在多个武术比赛中获奖,武术功底十分扎实。”说起师侄刘灿宏,刘大庆不吝赞美之词。刘灿宏却回忆,十三岁的他当年刚练了几天,受不住辛苦曾想过放弃。“第一天上课还有三四十人,第二天已经少了一半,最后坚持学下来的只有不到10个人。扎马太辛苦了。”

  如今开班义务授徒,刘灿宏表示,自己将会倾其所学教给徒弟,但要求徒弟入门前必须做好受苦的准备。“和师父们‘保家卫村’、‘出外谋生学一技傍身’的学武动机不同,我们这一代学武,更多是受电视剧或电影的影响,是否能坚持下来,还真得看喜爱的程度。”

  入馆练武切磋不分门派

  村武馆摆放了咏春桩、洪拳桩,二楼还有练太极的阴阳阵。各门派的练武设备应有尽有。刘大庆表示,练武修身应辟除门户之见,寻求共同进步。

  “以前这样的想法会被师父骂,甚至逐出师门的。”刘大庆回忆,师父自幼教导“本家功夫不外传”:要求学到的洪拳拳法不可教外村人,也不应学习同村人的外家功夫。而岭南洪拳在龙头环村传至刘大庆这一代,不少师兄弟都背着偷偷学习了螳螂拳、太极、咏春等武术。刘大庆、杨照农更是经常和“外面的人”切磋比武,深深感受到武术只有在不停的交流中,才能永远发展下去。

  村武馆从初落成至投入使用的时间仓促,公务繁忙的刘大庆仍未召集一众兄弟研究使用细则。而按照刘大庆的初步想法,凡有人前往练习武术,不论是否同村人,都欢迎入馆,目前已将授拳任务交给师侄周祖乐、刘灿宏二人。


友情链接